特朗普建议北约扩展到中东 这是盘什么棋

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后,中东局势仍在发展之中。

  “北约应该扩大,我们应该把中东也纳入进来。”据澎湃新闻报道,最近,特朗普在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通电话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这引发国际舆论的诸多解读。

  另据新华社报道,美国财政部于10日宣布制裁伊朗8名高官和矿业公司等,以回应此前伊朗对驻有美军的伊拉克军事基地实施导弹袭击,进一步减少伊朗资金来源。

  建议北约扩展到中东意欲何为

  一边呼吁北约扩展到中东,一边宣布了对伊朗的新制裁举措,这两记动作显然有其深意,也能反映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战略思路。

  据说斯托尔滕贝格听到特朗普的建议后非常兴奋,联想到特朗普上任以来对北约不冷不热的态度,“扩张”北约这样的建议从特朗普嘴里说出来,难免会有些怪异。然而,特朗普之所以有这样的提议,或许是因为,北约扩大到中东之后,在中东地区的美军就可以回家了。

  从中东撤退,可能是特朗普一直心心念念的目标。即便在美伊两国剑拔弩张之际,特朗普还是顽固地坚持“撤退”的目标。当然,在“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后,在中东的美军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

  自从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作为自己的施政纲领以来,在2017年5月,特朗普首访中东的时候提出了“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这一对外政策的理念。简单来说,美国外交回归到现实主义的轨道上来。

  现实主义一个核心的原则是不能滥用武力,不为了推广价值观而滥用武力。2017年特朗普政府出台了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心转移到了大国竞争。整体而言,特朗普政府着手进行全球战略的调整,将力量和资源转移到亚太地区。

  众所周知,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外交战略集中于三个地区:欧洲、中东和东亚。9·11事件之后,持续近二十年的反恐战争让美国深陷中东的泥潭之中,时至今日,美国结束阿富汗战争的曙光未现。如果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对恐怖袭击的反击的话,那伊拉克战争就是小布什推广价值观的滥用武力。

  伊拉克战争打破了中东地区的脆弱平衡,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不断扩张,这也是美伊对峙的结构性原因。中东秩序越来越表现为美国和伊朗两个具有帝国冲动和帝国历史的国家之间的博弈。从叙利亚到伊拉克,再到也门,美国在中东的干涉可以说是“按下葫芦起了瓢”。

  特朗普迫切从中东撤军的一个动力在于,美国不需要中东的石油了,美国的页岩革命带来了能源自给——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还历史性地成为能源净出口国。特朗普也在到处推销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为此甚至旁敲侧击欧洲国家,反对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天然气管道项目。

  或是让欧洲盟友“替补上场”

  而在“撤出”的目标之下,特朗普的诸多政策都可以得到解释,比如去年中东地区危机频现,美军战斗机已经挂弹起飞,被特朗普紧急叫停。当然,特朗普身边,不乏彭斯、蓬佩奥这样的强硬派,这次“清除”苏莱曼尼之后,伊朗对美国驻伊拉克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

  特朗普的“克制”是超出预料的,伊朗的袭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特朗普只是宣布了对伊朗新的经济制裁,而没有进一步的军事报复。当然,伊朗的导弹报复是“恰到好处”的,伊朗驻联合国大使声称,伊朗的导弹袭击并不是为了杀死美国人。当然,伊朗军方误击乌克兰航班,无辜的乘客成为美伊博弈的牺牲品。


特朗普上任以来,习惯和适应了以经济制裁解决战略问题的思路,尤其是在中东地区,克制“帝国冲动”,避免美国卷入新战争之中。

  体面地结束一场战争,要比开始一场战争难得多。特朗普在叙利亚的“撤退”,效果并不好,现在,特朗普想到了北约,让欧洲盟友“替补上场”。一是特朗普认为美国帮了欧洲很多了,现在应该欧洲人承担责任了。二是欧洲人需要中东的能源,而美国不需要。三是北约已经过时,特朗普上任之后就有这样的言论,现在需要扩张北约的功能了,进一步说,特朗普不想再免费为欧洲国家提供安保服务了。

  对于欧洲国家来说,现在的中东乱局是美国一手造成的。特朗普一再要求欧洲盟友增加军费开支,但是遭到了德国、法国等国家的“软抵制”,现在,特朗普提出让北约扩展到中东的建议,其实是对欧洲盟友的“极限施压”,美国借此机会“金蝉脱壳”。这也是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但是,欧洲国家真的愿意“火中取栗”吗?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