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名臣的童年趣事:通宵达旦地下棋,仆人秉烛常被杖责

甄琛,男,汉族,公元460年生,寿命约65岁。属相鼠,星座约为水瓶座,河北无极人。北魏名臣的童年趣事:通宵达旦地下棋,仆人秉烛常被杖责。

《魏书·列传第五十六》记载“举秀才。入都积岁,颇以弈棋弃日,至乃通夜不止。手下苍头常令秉烛,或时睡顿, 大加其杖,如此非一。”


甄琛参加秀才考试,进入都城都几年了,总以下棋消磨时光,甚至与人通宵达旦地下棋。身边老仆人总是被他指使着秉烛照明,偶尔打起瞌睡,甄琛则愤怒而起,棍杖相加,诸如此类,时常发生。

“奴后不胜楚痛,乃白琛曰:郎君辞父母,仕宦京师。若为读书执烛,奴不敢辞罪,乃以围棋,日夜不息,岂是向京之意?而赐加杖罚,不亦非理!”

老仆人后来终于忍受不了鞭打之苦,禀告甄琛说:“郎君您辞别父母,入京求官,若为读书秉烛,奴才不敢推辞,但您却下棋,日夜不息,岂是求官之意?而且还杖罚我,这也太没道理了!”

老奴的一番话,使甄琛如大梦初醒,幡然悔悟,于是痛改前非,在北魏名师许睿、李彪那里借书研读,学识日益精进,见闻越来越广博。

“甄琛,字思伯,中山毋极人,汉太保甄邯后也。父凝,州主簿。琛少敏悟,闺门之内,兄弟戏狎,不以礼法自居。颇学经史,称有刀笔,而形貌短陋,鲜风仪。”

甄琛,是东汉省部级的太保甄邯后人。父亲甄凝,任副市级的州主簿。甄琛少年时聪颖捷悟,家里兄弟嬉戏狎游,他不以礼法约束自己。博读经史,笔锋健达,但甄琛却天生形短貌丑,缺少风度气质。


公元480年,甄琛任县处级的中书博士,迁任谏议大夫,时时上疏圣上,被北魏高祖孝文帝拓跋宏称道嘉赏。后又转任地市级的通直散骑侍郎,出任本州征北府长史。

孝文帝次子北魏世宗拓跋恪登极,任命甄琛为省部级的中散大夫,兼任御史中尉,转任通直散骑常侍。甄琛上表参政,文采飞扬,佳句频现:“王者之道,如皇天后土,雨露养育,济时拯物,为生民父母……”

“琛俯眉畏避,不能绳纠贵游,凡所劾治,率多下吏。于时赵修盛宠,琛倾身事之。”

甄琛低眉俯首,畏惧权贵,不敢纠劾王公贵族。所弹劾的,大多是下级官吏。

当时,赵修正受朝廷重用,甄琛尽力奉迎。甄琛的父亲甄凝任中散大夫,兄弟甄僧林任原籍所在州的别驾,都是请托赵修帮他向朝廷申请办理的。

赵修干的许多奸诈欺蒙的事情败露,明天就要收监问罪,今天,甄琛便揭发其罪状。让他监视对赵修施行鞭打,他还有同情之心,然而却对别人说:“赵修是个小人,脊背像牛一样结实,很能耐住鞭子。”


有见识的人因此非议他。赵修死的第二天,甄琛与地市级的黄门郎李凭因犯有朋党罪被叫到尚书处。兼任尚书职务的元英、邢峦追究他们攀附赵修的情况。

甄琛曾经宴请朝廷的官员,客人们都已到来,邢峦来得较晚,甄琛戏谑说:“哪里放出一条蛆来,这么晚才来?”虽然是开玩笑的话,邢峦听了变了脸色,心里十分恼怒。

这时,便全力审问他。省部级的司徒王元详等奏请朝廷免掉甄琛与李凭的官职,以严肃风纪。奏章被批准,甄琛被免去职务,回到原籍,一起被株连处死和免官的共二十多人。

开始,甄琛以父母亲年纪高迈为理由,请求解除职务,回去侍奉老人。所以,孝文帝任他为本州的长史。等到他显贵发达,不再请求归乡,这时才回到家里。

甄琛供养父母多年,母亲先故去,丧期未完,又遇父丧。甄琛在父母的墓地亲手栽植松柏,隆冬季节还掘土浇水,乡亲们哀怜他,都过来帮忙。

十多年内,树木繁茂。甄琛与弟弟甄林发誓终生同住,专事家产。他亲自耕田,不断放鹰犬奔驰追逐作为娱乐。朝廷中有大事,还上表陈述自己的意见。


过了很久,甄琛又被授予省部级的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很被朝廷信任,出则参与尚书的政事,入则与皇帝共商大计。孝文帝时,甄琛兼任主客郎,迎送南齐使臣赞。

他很敬佩刘赞的气宇形貌,常常感叹而称赞他。刘赞的儿子刘晰为驻守朐山的主帅,刘晰去世,家属迁居洛阳。刘晰有个女儿不到二十岁,甄琛便娶来做妻子。

结婚那天,朝廷下诏赏给厨房的用费。甄琛十分喜欢这个女孩子,北魏世宗拓跋恪也时常来调戏她。

国学名篇《千字文》有言“守真志满”,直译为守得真诚志圆满。甄琛后任省部级的河北定州刺史,白天穿着华贵的衣服到处巡游,志得意满。为政严谨细密,却没有什么声誉。死后,朝廷赠给棺木厚葬。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