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国际象棋史(01):从远古时代到沙皇时代

自1927年亚历山大·阿廖欣成为世界冠军,到2007年弗拉基米尔·克拉姆尼克失冕于阿南德,在80年的时间里,俄罗斯或前苏联棋手几乎包揽世界冠军头衔。仅有5年除外,马克斯·尤伟(1935-37)和鲍比·菲舍尔(1972 -75)是唯一打破俄罗斯霸主地位的棋手。

  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俄罗斯的国际象棋历史:从远古时代到整个俄国沙皇时代,再到苏联时代,最后到最近30年。本文将只涉及最重要的事件和参与者。希望即使这样的快速阅览,也可以帮助您了解俄罗斯丰富的国际象棋传统。

  远古时代

  俄罗斯的国际象棋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根据俄罗斯历史学家伊萨克·林德(Isaak Linder)的说法,国际象棋在不迟于9世纪或10世纪就已到达基辅罗斯(Kermanan Rus,东斯拉夫部落所在地,是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前身)。

  据推测,国际象棋是通过里海和伏尔加河贸易路线,从亚洲直接到达俄罗斯的。这与通过阿拉伯人和西班牙人传入国际象棋的其他各欧洲国家明显不同。此理论部分源于对棋子俄语名称的文字分析。这些名称与大多数其他欧洲语言中使用的名称完全不同。


俄语中“车”的另一含义是:来自海外的客人

  同名画作:尼古拉斯·罗里奇

  (Nicholas Roerich,1901年)

  皇后,俄罗斯名称是ферзь(发音为ferz’),听起来与原始的ferzin非常相似,似乎直接来自印地语、阿拉伯语或波斯语。象,名称是слон(意为大象),与北印地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中的fil含义相同。最后,车,在俄语中叫“ладья”(发音为Ladya),非常独特,似乎是斯拉夫部落用于在河流以及黑海和里海里航行的船只类型。这些船只与斯堪的纳维亚的长船类似,到18世纪时已不再使用。今天,Ladya一词只能指古代历史或国际象棋。


彼得大帝在集会中下棋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国际象棋迅速传遍俄罗斯。考古学家在发掘中发现,早在11世纪就已经有了棋子。在俄罗斯北部最古老城市之一诺夫哥罗德,考古学家发现了十二到十五世纪的几十枚国际象棋棋子。

  国际象棋在俄罗斯的传播经历了很多起起伏伏。在中世纪的绝大部分时期,国际象棋受到压制,因为俄罗斯东正教认为,下棋,与掷骰子以及其他形式的赌博,都是一种犯罪。在留存的中世纪早期手稿中, 绝大部分提及国际象棋的内容都是负面的,甚至国际象棋是被完全禁止的。如果牧师下棋,惩罚尤其严厉,他们可能被逐出教会。

  然而,到了16世纪,随着皇家逐渐接受国际象棋,这种情况开始改变。


《伊凡雷帝之死》 作者:康斯坦丁·马科夫斯基

  (Konstantin Makovsky,1888年)

  国际象棋和沙皇

  伊凡雷帝(Ivan the Terrible,1530-1584)是第一位俄罗斯沙皇统治者,他是一位狂热的国际象棋迷。实际上,有记载称,他死于棋盘前。

  1568年前往莫斯科的英国诗人乔治·特伯维尔(George Turberville)对俄罗斯人的国际象棋水平印象深刻。以下是特伯维尔著作《诗歌》中的一首诗,描述了俄罗斯乡村景色和俄罗斯人的风俗:

  The common game is chess,

  almost the simplest will

  Both give a check and eke a mate:

  by practice comes this skill。

  伊凡雷帝的继任者也很喜欢国际象棋。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1672-1725) 甚至在军事活动中下棋,并将国际象棋引入集会。这种集会是1718年其法令中所引入的一种社交聚会。

  彼得大帝的继任者也很喜欢国际象棋。凯瑟琳大帝( Catherine the Great,1729-1796)也下国际象棋,尽管她更喜欢那种不太常见的四人对弈的变种(堡垒国际象棋)。


第一本俄语国际象棋书(或者说是小册子)是1791年凯瑟琳大帝统治时期在圣彼得堡出版的。这是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所写的《The Morals of Chess》翻译版。没错!就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写的,它是第一本俄语国际象棋出版物!

  普希金生命中的国际象棋

  第一本俄语国际象棋书出版之后没几年,最伟大的俄罗斯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1799-1837年)诞生了。

 

  普希金会下国际象棋,而且拥有不少国际象棋书和期刊。在他最著名的一首诗《Eugene Onegin(尤金·奥涅金)》中甚至描绘了一个小小的国际象棋场景。一位年轻的诗人,名叫弗拉基米尔·兰斯基(Vladimir Lensky),正在和他的未婚妻奥尔加·拉里纳(Olga Larina)下棋(下面是这首诗的英译版片段):

  As far removed as they were able

  from all the world, they sat and pored

  in deepest thought at the chess-board

  for hours, with elbows on the table --

  then Lensky moved his pawn, and took,

  deep in distraction, his own rook。

  1832年,普希金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内容如下:

  我的知己,你正在学下国际象棋,感谢你!对于任何美满家庭来说,这都是必须的。以后我会证明给你看。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