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棋世界冠军讲课,一节6元钱贵不贵?许银川细述直播收费风波

在中国,许银川这个名字很长一段时间都直接与象棋划等号,六次夺得全国个人赛冠军,世界冠军、亚洲冠军、最有价值棋手、奥运火炬手,各种荣誉等身,长期以来的光环加持,尽管如今巅峰已过,但他在很多人心里依然还是象棋的第一人和代言人。

而今年4月起,他因为自己的网络直播室,遭遇了职业生涯以来最大争议,也可以说是非议——以往免费的网络直播活动变成了付费观看,每场直播观看需要6元的门票才能进入。同时,为了照顾那些付了门票却没能从头看到尾的观众,他也推出了回看服务,只需向相关工作人员出示购买门票的凭证,就可以观看直播录像,以避免部分观众“买了门票却只看到一个结尾”的尴尬。


这样的变动立马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以前可以免费看的直播突然要买票才能进场,一些网友对此认为许银川“见钱眼开”,不符合他过去人品高尚、以德服人的印象。而由于其直播间不买门票不能发言,甚至有人跑到其他人的直播间去发表批评言论。

而无论遭遇到怎样的争议,自己认定的事自己就去做,这是昔日象棋第一人许银川的性格。也因此,收费后至今,将近三个月时间,许银川也继续着自己的直播,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比较固定的看直播的一个粉丝群体。“人数不会很高,也不会很低,外界所说的一场直播收入360万那想想都不可能,实际和这个数字差得很远。”许银川爽朗地回复了最敏感的问题。


许银川的收费直播,不同于其他棋手的互动娱乐式,每堂课他都会花大量时间备课、做课件,内容以他的自传《银川棋路》第二部为主,包括文字和棋局评注,一次直播时长2小时以上。其实等于是授课了。不止做直播,许银川还开通了抖音等社交账号,努力尝试着推广象棋和推广自己,年过四十的老“许仙”又开始探索着一条新路。


提问许银川

其实这就是一个知识付费的问题

——有想到过会遭遇这些争议吗?

许银川:其实这就是一个知识付费问题。现在遇到这些争议,一是有些人一下子没拐过弯,另外一些人骂我则是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

——那么请说说一开始是怎么决定要开付费直播的?

许银川:知识付费也是一个现在的潮流,其实和讲好棋以后放在天天象棋上去卖视频是一样的。我也是想做一个尝试,看看爱好者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是怎样的。另外一点,我也做了两年直播了,感觉到了一个瓶颈期,所以也想转变一下。

——之前的两年直播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许银川:我是2018年5月和天天象棋签约直播的。在这之前,还在章鱼直播做过,我做直播非常认真,每次都要备课,其实还是很累的。这些直播都是一开始还可以,后来发现支持的棋友来来回回也就那么一小部分。象棋直播的面还是很窄的,本身看的人也并不是很多。

——收费以后,现在又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许银川:以前是免费直播,我发现自己再怎么准备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很多人的象棋直播也就是随便选一个人来下棋,有些连讲都不怎么讲,但因为是免费直播嘛,也没有人会在乎。收费后,我是有意识地进行讲课,不再随便下棋。不想碌碌无为地用掉直播的时间。我现在的直播内容以我的自传第二部书稿为主,还有一局棋的评注,两个小时的时长。这个直播,现在也变成了促使自己写完一本书的动力。我觉得很有意义。

——6元的收费,你觉得贵吗?免费直播不是有刷礼物什么的吗?

许银川:我觉得2个小时的扎实的讲课内容,6元钱真的很便宜。在网上买视频也要20块钱呀。免费直播,一开始刷礼物的还是很多的,但后来很多人发现不刷礼物也能看,那何必还去刷呢?也就这样,习以为常了。

——有人说你一堂课就能收入数百万元人民币?

许银川:哈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我实现了自己的商业价值。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还参加比赛干嘛,我去赞助比赛得了,赞助我们的甲级联赛,赞助你们四川队,对不对?说是有60万人在看,每人6元门票钱,就是360万,真有的话,我自己留一半就行了。(笑)

——那么一堂课到底能收入多少呢?

许银川:如果说得太真实,那么大家会发现象棋的影响力太小。如果说得很高,那又真的变成土豪,和事实不符了。总之,就是和外界吹嘘的数字差距很大。

——对于这次收费别人“骂”你,你自己怎么看待?

许银川:我倒是希望变成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呢。不用看别人说法,随便放手去挣了。

——今年是特殊的一年,之后还有什么计划呢?

许银川:今年我要重点做好两件事,一个是推广,这是现在在做的。另一件事还是比赛。但最近去比赛也不行,因为我现在脑子里都是如何做好推广,肯定影响比赛。还得好好把比赛状态调整出来啊!


许银川的冷思考

时代在改变,象棋也应该改变

透过6元直播收费的表面,其实,这是许银川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我觉得象棋棋手和象棋要有出路的话,比赛无非靠赞助,那么,象棋得有商业价值,才能有持续性。很多棋友并没有真正看待这个问题,也没有真正思考现状。”

直播6元门票,其实就是当前很热门的知识付费。许银川表示:“知识付费很多人在做,只是形式不同。有些人卖视频,有些人自己搭建平台吸纳粉丝,有些人直播不收钱,但是可以引流,培养粉丝。形式不一,但总体都可以概括为知识付费。这和小朋友的英语线上课等等没有本质区别。”

而相比之下,“象棋的知识付费还处于初级阶段。经常活跃在棋盘上的人,能发声的人,只是象棋界的一小部分。其实,圈外还有很多人并没有接触到,这些才是我们应该重点去推广的。我们的比赛只是服务了圈内的棋迷,圈外多出数百数万倍的接触不到。所以,在网络上开直播等等,我觉得是一个渠道。”

许银川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甚至给自己定了一个“要当网红”的目标,“我发现很多人并不看天天象棋。最近我搞了抖音,也录了一些视频,而到底应该传播哪些内容,我现在也在摸索。我觉得,我们的渠道、形式是否应该改变,这应该作为重点去研究。而不是每年就比一下赛,然后就结束了。”

时代在改变,象棋也应该变。“这是我不成熟的思考。”许银川说。

他认为,“早年,八九十年代,象棋有报纸电视宣传一下就行。现在网络化时代,象棋不能仅仅是现有的形式了。人的需求、媒体的传播渠道也是和以往有很大区别。表现形式是否适应现代的人潮流和审美观念和心理需求。这都是值得探讨的重大课题。”

“我也在研究推广自己。”

“我觉得一定要变。实践中求变。当然,万变不离其宗,宣传符合时代价值观的东西,不要偏离主线。再研究各种各样的推广方式。重点是要尝试。不要为了比赛而比赛。每次比赛后都应该有调研,受众是否认可?有哪些能改的先改掉?哪些推广方式值得去尝试?这些应该在赛前赛后赛中进行研讨,付诸实践,不能一年年就这么过去了。”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