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资本市场个人投资者已突破1.9亿,保护好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既牵系着亿万家庭的切身利益,也关系着资本市场长远发展,更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之义。那么,我国投资者保护成效如何

象棋,作为传统文化国粹与体育竞技项目,有相当一批人士在艺术探索、两军对垒等诸多方面研究有素,卓有成就,直至成名成家,乃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作为专司体育竞技项目的有关部门,仅仅只在各级体育部门直接组织的竞赛活动中,根据竞赛结果和执裁水平,授予极少数部分棋人的等级称号。而对于不属于竞赛、裁判方面,特别是对于内涵极其丰富的棋文化研究等,以及非体育部门组织的竞技活动,则无暇顾及或者搁置在外,这显然与象棋在中华国粹中博大精深的艺术地位极不相称。

再有,我国神州大地,各种象棋人才藏龙卧虎于民间,他们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展示潜能,也没有及时发挥才干。其实,他们在象棋的某一个项目或者多个项目上,其研究成果和实际水平就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理应得到社会的认可和相应的技术等级称号,这是广大棋友们的热切愿望。有鉴于此,高瞻远瞩的“棋坛总司令”石毅老创造性地提出了:“象棋八大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仅仅是没有分别被授予称号的科学论断。1993年在他创立、领导和组织下,由辽宁棋友杂志社、《棋海新友》编委会、中国象棋函授学校、中国象棋文化学会、棋友象棋编著者联谊会、棋友排局研究会、棋友杯全国象棋大奖赛常设组委会七单位组成并牵头,联合国内外棋界同仁,成立了中国象棋家考评委员会。这一顺乎人心的创举,立即得到了海内外棋界的广泛拥护、足够重视和积极支持。

1994年初,根据申报人的申请,经评委会严格评审,60多人申报的72项称号全部通过。我国象棋史上首次出现了象棋的运动(即对局)、裁判、排局、理论、活动、评解、文艺、史学等象棋八大家的荣誉称号(其内涵几乎包含了象棋的方方面面)。并经棋界权威认可,被分别授予特级大师、大师、准大师及一、二、三级棋士(以后又经多次评选,现有1000多人获得这些称号),这无疑是提高棋人地位的重大措施,是象棋史上的创举,催人振奋、令人鼓舞,其意义远远超出了评审的本身,必将载入象棋事业的史册。

据悉早有一些怀有超级棋艺及渊博知识的棋人,理应得到有关部门相应的职称、加薪、福利等,因苦无凭证,只能遗憾终身。如今,幸好有了石老创办的“象棋八大家”帮了他们的大忙。《象棋世界》2011年第3期齐中仁文章中列举了一些杰出的象棋精英,就是依据这“象棋八大家”称号而获得的。这篇文章中说到,如果没有《棋友》《棋海新友》《象棋世界》举办的棋友杯全国象棋大奖赛、全国象棋排局大赛、全国棋局季赛、全国优秀象棋图书展评、全国象棋八大家考评,许多业余棋手甚至某些专业棋手怎能崭露头角,得到锻炼,进而进入省级专业队,成为国家大师和特级大师?刘汉夫、任云、朱鹤洲、陈建新、解健石、蒋晓春、柏瑞国、邓伟雄等象棋排局作者就不能取得全国排局比赛冠军、全国排局王、全国象棋排局特级大师称号。杨官磷、胡荣华、王嘉良、屠景明、徐家亮、程明松、徐天利、金启昌、董志新、孟立国、言穆江、黄少龙、林洪、崔鸿传、杨典等许多象棋图书作者就不能获取各级优秀象棋图书奖项、获取象棋教授、象棋高级教练头衔等。

无数事实证明,所有申报者都为能取得“象棋八大家”中的一项或者多项称号,做一个标志着研究有素、事业有成的中国象棋家感到无比的高兴和自豪。比起一辈子碌碌无为者,甚至还有不枉此生的感慨。“象棋八大家”的荣誉称号,如同考核证书,不用则废。但如选准机会,用得合适,就是一项不可估量的无形资产,可以用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和带来实际的利益。

例如,除了上述列举那些杰出名家的事例外,有的为了确有把握,在求得国家特级大师郑重推荐后再行申报;有的多次在国赛中未获相应名次,为了心理上的平衡和工作需要,以便于从事教学和著书立说,请求授予称号;有的把被授予的称号与取得的国家大师称号和高等学府的毕业证书相提并论,视为同等重要的喜事共同庆贺;有的理直气壮地以大师身份在正规出版社著书讲课……更多的则是把取得的称号印在名片上而有利于与人交往。

再举两则经手的事例:著名排局名家万安平先生去世后,2012年家属立碑时,万夫人问我如何在墓碑上刻他生前比较突出的表现、贡献、荣誉等,并要醒目扼要。我为万安平拟出直书四条碑文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上海普陀区图书馆副馆长”“全国棋友排局研究会副主席”“中国象棋排局大师”,对此,万夫人深感满意。在碑文上刻上有关象棋排局方面的职务(排研会副主席)和荣誉称号(排局大师),这无疑为排局逝者带来了永久的福分和荣誉。

有位棋友当门卫十多年,因工作能力较强,去年领导想把他调入科室,前提是学历至少是大专,而档案中表明他是中专,领导希望他能攻读大专。棋友将近40岁,攻读大专费时费力,就想改为走捷径。他曾在《棋友》杂志社的棋局季赛征答中达到评解大师的水平,他向我咨询后,经过申请,很快收到象棋评解大师称号的证书。他不但如愿升职,还在档案中加进他荣获象棋评解大师称号的这一荣誉,并由中专升为大专。我向他祝贺时,这位能说善辩的棋友告诉我,他曾向领导据理辩解说,小学没有毕业的都能当上八级技工的不在少数;大学专业毕业后,从事的工作非本专业的却多的是;自学成才、各种培训班的证件都不是正规大学颁发的,照样能进入高档阶层的多的是。因此,获得中国象棋评解大师称号以及根据中国象棋学院有关等级条例,有什么理由不能升为大专学历?原先持否定态度的个别领导也认为他说得言之有理。他还感慨地说,石老首创的“象棋八大家”不但丰富了象棋文化,如果运用适当,用得及时,还会为相关棋人谋得福分而受益终身。最后,他又深情地说,自己应该终身铭记石老的恩情。

回想自己已六十年的象棋生涯,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但更多的是感到荣幸。少年时,先得沪上象棋名手赵俊清老师教给我象棋弈理,使我连续三年获得上海市闸北区象棋冠军和一次市赛季军。后又得象棋国手张锦荣堂侄张宝昌恩师授予我江湖排局的奥秘,这对我深入研究排局和诠注古谱大有帮助。1964年起,我专攻排局,承蒙一些出版社和多种棋刊以及各种报刊发表我很多排局作品,使我名声大振,又受惠于众多棋友对我的友谊、帮助和支持,使我受益匪浅。我要特别感恩的是,我们的棋坛总司令、我的象棋领导石毅导师对我的栽培、关爱和教诲,在他创办、领导的提高棋人地位的“象棋八大家”等一系列象棋组织和活动中,激励我勇攀排局高峰,并取得不少令人瞩目的成绩和荣誉,也由此改变了我的人生。否则,我给人印象最多的仅是一位排局家和棋谱作家。

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任何比赛谁都想争第一,那些著名棋人平时都很谦虚、低调,但在自传中的对局,几乎没有自己的败局。这些都无可非议,否则无从谈起,对此,我也难以免俗,恕我如实表述。我对排局所取得的成就和获得的荣誉,大致可以概括为“七高二多”:

一、高级职务——棋友排局研究会主席、在革命老前辈习仲勋题写《棋友》刊名的杂志社担任副总编辑兼执行总编辑兼执行总编辑、中国名人书画院(古排局)副秘书长;

二、高级职称——中国象棋学院教授、中国名人书画院(古排局)研究员;

三、高级称号——获得全国象棋排局比赛冠军最多拥有象棋排局特级大师、全国排局王称号,以及全国排局创作明星和全国象棋排局十大明星等称号;

四、最高荣誉——“中国象棋排局研究第一人”,这是排局界至今唯一最高的荣誉;

五、高级奖项——四本棋书获得全国优秀象棋图书展评一等奖以及多本棋书获得二等奖,获奖棋书达10本之多,是全国棋书获奖多者之一,也是排局界棋书获奖最多者;

六、高级展示——在为中央电视台、《棋海新友》杂志社等五单位联合举办的全国电视棋局征答大奖赛出题和担任主任评委。又经亚洲象棋联合会会议审定通过,中国大陆作者还须经中国棋院认可,与黄少龙、林关浩等人编著大型棋谱《象棋大全》;

七、高深排局——红方一车(加帅)弈和黑方十六子的“智斗”,其着法之多、变化之繁、难度之深、质量之高,就排局创作总的评价可谓至今“无人超越”;

八、棋作最多——出版棋书约30种,计700多万字,本数和字数总量在排局界中是最多的,刊于国内外报刊的排局作品千余篇,且创拟排局的类型最多;

九、校稿最多——曾经多年来同时接受邀请为《棋友》(或《棋海新友》《象棋世界》)《棋艺》《棋牌世界·象棋》三家象棋月刊社担任排局审校(有时还为别的棋刊编辑转来的排局稿件解难答疑),这也是全国唯一担任务实审校棋稿最多者;

如以排局获取较高资质和层次来讲,在当下似乎不会超出这“七高二多”的范畴,至目前如以这几项比较,那么其中任何一项都无人超越。由于我对排局事业作出了有目共睹的成就和业绩,所以受到了国内其他业界的关注,本人的传略被入选《世界名人录》《中国人才辞典》《世界文艺名家大辞典》等70多部辞书之中,事迹亦被多家媒体报道。

我曾经多次撰文指出,我也有不如人处,并且成绩只能说明过去,我国排局界人才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真诚地希望有人超越我,如同象棋对局那样,不同时期就会产生新的“象棋对局第一人”,排局界也要产生新的“中国象棋排局研究第一人”。 

相关产品

评论